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光斗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让子弹飞》大获好评,姜文应该感谢谁?  

2010-12-07 14:2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

 

    姜文作为导演,一直以来最大的诟病是:产量少,看不懂。17年只拍了4部电影,分别是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鬼子来了》《太阳照常升起》,《让子弹飞》。就连发哥在最后评价这部电影时都拿这一点调侃道:至少这次我看懂了。此次新片首映反响热烈,媒体各界给予很高评价,除了要感谢这帮影星们的精彩演绎,还归功于姜文找到了一个好故事。

    《让子弹飞》的剧本改编自川籍作家马识途的《夜谭十记》中的《盗官记》。姜文等编剧人员将其进行了戏剧化的改编,将书中一开始就提到的“张牧之”设成了本剧一个贯穿始终的悬念人物,让观众的心情在真真假假中跌宕起伏,台词也修改得不仅幽默还“与时俱进”。

    1. 姜文扮演的土匪头对刘嘉玲扮演的县长夫人说:“不好意思刚见面就让你做了寡妇”,刘嘉玲回答:“我已经做了四次寡妇了”姜文说:“那你可别第五次做寡妇了”,刘嘉玲答:“这要看你的本事了”

    2、当这位狂放的土匪变得假正经时,现场观众笑翻:为了做戏,假县长姜文假装和县长夫人刘嘉玲同房,开始他一本正经,声称这次只劫财不劫色,还说“若我有不轨夫人你随时开枪”。但话锋一转,土匪姜文开始耍流氓说“你有需要的话我也绝不推辞”,镜头一拉远,原来土匪说这番话的时候,一只手一直按在县长夫人的胸上。

    3、师爷葛优力劝“寡妇不能睡了,必有大灾”,但姜文还是有自己的理由:“她已经是个寡妇了,我不能再让她守活寡。”说完,破门而入。 

    4、姜文黄四郎提起剿匪一事时,阴阴地说:“世界上本没有路,有了腿便有了路”。这时,葛优闲闲来了一句“我以为,酒要一口一口地喝,路要一步一步走,步子迈得太大,会扯着蛋”。

    5、看着半夜闯进自己卧室的姜文,葛优葛优可怜兮兮质问姜文:“你是要杀我还是睡我”,姜文说:“先睡,再杀。”葛优不满地说“那你还是先杀了我吧!” 

    6、发哥演的黄四郎在谈拢生意之后大叫“黛玉晴雯,出来吧。”姜文一看没女,说“美女就不用了吧。”葛优着急地说“美女不要,钱你也不要,你到底要什么呀?”

    7、姜文问他的手下,谁强奸了民女。

    得到的回答之一:“大哥你了解我的,虽然我最老,可是我。。俗话说叫处男”

    得到的回答之二:“大哥,你了解我的,如果是我,趴在桌子上的就不是那女的,而是她老公了。”

    得到的回答之三:“大哥你了解我的,是我干的我绝不会留活口。”

    姜文看了一眼大家说:“这让我明白了,你们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。”

    这里就不剧透了,更多精彩笑点,大家16号观影后自有分晓。

 

    最后八卦几句,话说开拍前,姜文发给了周润发和葛优两位影帝每人一封邀请函,对发哥说已经邀请到了葛优,对葛优说邀请到了发哥。首映典礼上,主持人刁难姜导,问邀请函是先发给发哥还是先发给的葛优兄,姜文说,同时同时。主持人自然不相信,转头问两位影帝谁先收到的,影帝默契地皆以忘记敷衍。据说,戏中刘嘉玲饰演的县长夫人一角,原定人选是张曼玉。可一听拍摄地点是在山里,还要待上好几个月,条件十分艰苦,张便“落跑”了。

 《让子弹飞》大获好评,姜文应该感谢谁? - 李光斗 - 李光斗的博客

《让子弹飞》大获好评,姜文应该感谢谁? - 李光斗 - 李光斗的博客

取一小段《夜谭十记》之《盗官记》开头与大家共同欣赏:

 

我先摆一个“引子”,我摆的正文就是从这个“引子”引出来的。

我不想说这个故事发生在哪一年。那个时候,县衙门已经改名叫县政府,大堂上坐的已经不是知事大老爷,而是县长了。但是老百姓还是照老习惯,叫那里是“有理无钱莫进来”的县衙门,还是在屁股挨打的时候,对坐在大堂上的县长叫:“大老爷,冤枉呀!”我看这些县长,和我们过去见过的县太爷也差不多。有胖胖的,有瘦瘦的,有马脸的,有牛头的,有鹰鼻的,有猴腮的,有猪拱嘴的,什么奇形怪状的都有,而且都在挂着“光明正大”金匾的大堂上坐着,对堂下惶恐跪着的老百姓吆喝,发威风,打板子;一样在后花园的客厅里和“说客”斤斤计较,数银元,称金条。当然,也总是一样坐不长久,多则一年,少则三月,就囊括席卷,扫地以尽地走了。为什么?因为他的“官限”已经到了,新的老爷已经动身,就要上任来了。你看各机关、法团、士绅、商贾以及像我们这些坐冷板凳的科员,一面在忙着给就要卸任的老爷送万民伞、立德政碑;一面又在河坝码头边搭彩棚、铺红垫,锣鼓、鞭炮也齐备了,准备迎接新上任的县大老爷了。

这一回来的县大老爷姓甚名谁,我们都不知道,也不必知道,反正拿着有省政府大红官印的县长委任状,就算数。我们这个县在江边,通轮船,每次县大老爷到任都是坐轮船来的。

“呜——”,轮船的汽笛叫了,打了慢车,停在河心。因为没有囤船可靠,只好派几条跑得飞快的木舢板船靠上轮船边去迎接。舢板靠好,新来的老爷和他的家眷,还有绝不可少的秘书师爷和会计主任等等随从人员,一齐下船。

“扑通!”出了事了。不知道是这位新来的老爷年事已高呢,还是看着岸上人头攒挤,披红戴绿,锣鼓齐鸣,鞭炮响连天,因而过于兴奋了,在他老人家从轮船舷梯跨到不住颠簸着的舢板船上时,踩虚了脚,于是,“扑通”一声,掉进大江里,而且卷进轮船肚子下的恶浪里去,无影无踪了。

事出意外,这怎么办?照说应该下船给落水的新老爷办丧事才对。但是,那跟来的会计主任却机灵得很。他当机立断,马上在船上和跟老爷来的太太以及秘书师爷研究了一下,拿出办法来。于是,太太擦干了自己的眼泪,把老爷的委任状拿出来交给会计主任,会计主任又把委任状转给秘书师爷拿着,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仍旧那么沉着地、兴高采烈地以秘书师爷带头,太太抱着一个小娃娃紧跟着,后面是会计主任以及跟班,鱼贯地下到舢板船上,划向挤着欢迎人群的码头边,上了岸了。

……

这位绿林英雄名叫张牧之。但是这个名字是后来才知道的,他的本名到底叫什么,已经不可考证了。他在绿林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大家叫他张麻子,或者又叫张大胡子。可能由于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习惯,就是爱把那些不安分接受党国老爷们统治,不肯皈依三民主义,跪倒在青天白日旗帜下的贱民,那些甚至起而啸聚山林,和官府做对,造老爷们的反的非法之徒,通通说成是杀人放火、十恶不赦的土匪强盗,而且总是把这些暴民的领袖人物描写成为穷凶极恶、吃人不吐骨头的凶神恶煞,最低限度也要在他们的外形上赋予一些生理上的缺陷,比如张麻子、李拐子、王歪嘴、赵癞子之类。好像这些人都是上天降到人间来的孽星,他们绝不可以有一个长得五官端正的身体、足智多谋的脑袋、忠厚正直的人格和文雅善良的品行。假如把这些只用来形容我们老爷们的褒辞,用去形容那些造反的强盗土匪,岂不是颠倒了世界了?于是我们这位绿林英雄张牧之,也就只好奉命长胡子、出麻子了。

但是我们对于张牧之,却不能不再颠倒一下。因为要实事求是嘛。不管老爷们怎么坚持要叫他为穷凶极恶的土匪,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,是个麻子,而且有大胡子(注意,大胡子和土匪常常是有奇怪的联系的,比如有些地方就把土匪索性叫做“胡子”),我还是要说他具有忠厚正直的人格、文雅善良的品德,而且还有一个足智多谋的脑袋。至于身体嘛,长得相当周正,既没有长大胡子,更不是一个麻子,干干净净的,倒像一个人才出众的白面书生。至少比我们天天看到的许多老爷和少爷们要周正得多、干净得多就是了。我这不是造谣,是亲眼得见的哟。

你们要问:“嘿,你怎么亲眼得见一个江洋大盗呢?”我是亲眼得见的。而且我还给他当过……当过部下的。“嚄!更了不得,你倒去给土匪做过部下了!”是的,一点不假,我给张牧之当过部下,而且我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上级呢,至少比我们衙门现在这些上级好得多。

“你越说越叫人莫名其妙了!”是吗?听我摆出来,你就不会觉得莫名其妙,而且要说妙不可言哩。

张牧之到底是哪里人,原来名字叫什么,谁也搞不清楚。后来老爷们不愿意把“张牧之”这样一个雅致的名字送给他,在名正典刑的时候还是叫他张麻子。我却仍然宁肯叫他张牧之,不止我一个人,可以说满县城的老百姓都愿意叫他张牧之的,而且还名正言顺地叫他“张青天”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